講的不只是那一段難忘的愛戀,也表述了許多中華種族的文化價值觀。女孩跟著有錢的嫁,男孩要努力掙錢。還有還有,那個充滿害羞又溫暖柔情的「回家吃飯」這事兒。

       「過年怎麼沒有黏豆包呢!沒有黏豆包就不叫過年了。」

Ameli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         
 
        每天樂於搭配衣服的人一定會喜歡《時尚天后的繽紛人生》(Iris)這部紀錄片電影。
93歲白髮,帶著粗大圓框眼鏡,雙手戴滿獨特風格手環,穿著鮮豔衣服的Iris在電影的一開頭就說,「我喜歡獨特,這年頭已經逐漸消失了,很多事情都過度相似被同質化,我恨死了,Whatever」。

Ameli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  

       《超人特攻隊》兩集的反派,都是源於童年的創傷陰影。第一集的胖小弟辛拉登,因為小時候想當超能先生的跟班遭到強烈拒絕之後,變成了想打到所有英雄的反派角色。

         第二集的企業家妹妹伊芙琳,因父母遭受生命威脅時對英雄的電話求救沒有得到回應,而導致她童年失去雙親。長成她扭曲的心理,認為若沒有英雄存在,父母就不會因為抱著希望等待,而錯過逃跑的時間。因此計畫了一齣,要讓社會大眾對英雄觀感從此萬劫不復的反派戲碼。

Ameli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  

         雖然超級英雄的故事設定越來打破框架,除了有女英雄之外,動畫第一集的「超人特攻隊」讓超能先生帶著全家一起當英雄,但第二集更狠,直接請超能先生在家帶小孩,坐在電視前看老婆拯救世界,邀請觀眾看他們怎麼渡過歡樂(恐怖)的早餐麥片時光。好顛覆傳統的新潮家庭結構,這個設定很深得我心。

         Jack jack根本是這一集最令人期待的看點,在第一集小小顯露的怪異能力,在第二集可以期待看他大方異彩。主線劇情在進行對話的時候,Jack jack不論是在旁邊發出嬰兒語,還是用手指拿著花椰菜吃,每一秒都在讓觀眾堆疊對他可愛的情緒,所以後面他不論發出了什麼能力,我們還是覺得「可愛~」。

這一定是電影的陰謀。

Ameli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      undefined

      我看了第一集的「漢娜的遺言」(13 reason why)講一個審視性侵、毒品、自殺以及其他現象的故事

      故事的聚焦手法非常吸引人,女主角漢娜在故事的一開始就自殺身亡了,但她留下了一係列的錄音帶,將解開她自殺的原因之謎。影片一開始就密集帶入Twitter,Messeges,selfie,hashtag等這個世代網路流行的東西,與惡性快速散播的特點,更堆疊出漢娜留下13卷錄音帶對於數位化時代的反差。

       我喜歡漢娜是一個不特別瘦,臉也不特別流行的演員,這樣反而讓我覺得她很有魅力。畢竟劇情顯示,她的確是很擅長跑給男生追的女生。劇情主要是由克雷,漢娜的同事兼同學這個角色所帶動。克雷在第一集摔壞收音機又摔Walkman,翻找地圖的動作還有跟媽媽講話的肢體,一直凸顯這個角色的焦躁,然而這樣的角色卻衝突的告訴漢娜應該要「等待」。

Ameli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連著看了兩部以傳染病做題材的電影《抓狂酒吧》與《駭人怪物》。《駭人怪物》是2005年的片了,應該是取材自2002年的SARS疫情,而《抓狂酒吧》則是伊波拉病毒。兩部都以疫情作為媒介,以疑似感染者的視角,揭露政府欺瞞社會大眾的醜陋面向。

 
看完《駭人怪物》才發現原來韓國電影的縝密度早在2005年的時候就已經發展成如此,難怪後來能推出節奏精準的《屍速列車》。主角目標的劇情障礙阻力以及黑色幽默的手法,極接近好萊嗚模式。而男主角也在十幾年後出演了《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》。

Ameli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 

     

        也許,  我喜歡他把所有台灣目前面臨的議題都濃縮進來。台灣的政治環境,關於那一場重要的總統大選,以及幾年前佔領立法院的太陽花學運、周子瑜的道歉事件等。鏡頭滑過中正紀念堂、台北的高架橋,公寓場景的紅色鐵門、鐵窗陽台,構築了台北的空間然後把我們的政治塞進來,最後再轟了一槍新住民的瘡口給台灣。張甯搬完家之後跟kiwebaby到麵館吃麵,那是台灣的外食文化,一邊吃一邊還講著「你爸說甚麼,一個女人的命運決定她嫁給甚麼樣的男人。」描繪了台灣上一代所賦予女生現實的框架印象。

        我喜歡林微弋每一場戲明確的力量,甚至她抽的每一根菸,都可以讓人感受到她吞吐的動機。鏡頭追隨提著一堆塑膠袋穿梭在菜市場的她,一路跟進躲藏的屋子內,頹然坐下,沒有言語,塑膠袋與疲憊散了一地。

          塑膠袋,有一個塑膠袋在空中飄舞的景頭,發生命案的公寓陽台也綁滿了塑膠袋。也許塑膠袋可以是很代表台灣的意象,如此的隨手可得隨手可見,方便、髒亂又浪費的無所遁形。大家對著垃圾車倒垃圾的場景,從來沒有這麼細微又清楚過,每晚固定時間追著垃圾車丟垃圾是台灣特有的現象,當垃圾車把垃圾絞進去之後,垃圾被機器擠出汁液順著流下來,鏡頭停留在那裏,安靜又噁心,可是這就是我們製造出來的生活現實,是我們的自畫像。

Ameli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undefined     

        我從「儘管如此也要活下去」開始認識坂元裕二,便發現他常常讓許多的故事發生在餐桌上。也許當面對食物的時候,人會特別坦白與展現自我的個性。就像「四重奏」的故事開始於炸雞,最後也結束在炸雞上。開頭從只是因為炸雞要不要擠上檸檬的話題展開了論戰,引出了卷真紀對丈夫的回憶獨白。再來是晚餐一起吃燒肉丼飯的時候,開啟了別府君親密的女生朋友要結婚的話題,鋪陳出他喜歡真紀的心意告白。還有當小雀不願意去醫院面對過世的父親時,用上了如同之前「不論發生甚麼事都先吃飯再說」的劇情安排,坂元裕二常常把飯局安插在緊張的劇情點,讓「吃飯」成了劇情發展的轉折點。點完豬排飯之後小雀說出的內心掙扎,讓真紀理解了小雀的心情,加深了彼此的了解。

       當故事的重心移轉到家森身上時,一幕大家跟家森的兒子光太一起吃炸竹筴魚的時候,光太講出了「媽媽說,醬油跟醬料都吃才會受歡迎的」讓大家拍手的大道理,也一語道出了家森跟前妻個性天壤之別的關係,就這樣在餐桌上默默點明了家森的鮮明性格,從吃炸雞與竹莢魚的堅持展現了他某部分的固執個性。

       本劇的最大起伏應該在真紀的丈夫出現開始,劇情朝向明朗化的方向開展,當真紀與丈夫見面之後四重奏的關係陷入最大危機。面對著闊別兩年的丈夫,一頓兩人的關東煮晚餐,便細微的刻劃出彼此間的尷尬與互相的體諒。而坂元裕二常讓重修舊好的關係轉折在餐桌上完成,不論是真紀丈夫睽違兩年後回家吃的關東煮晚餐,或是真紀回到四重奏的大阪燒晚餐,皆是。

文章標籤

Ameli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undefined

      片頭的殺害事件發生之後,是十五年之後遠山一家人一起吃午餐的場景,深見家卻只有父親跟兒子拉開好大的距離各自扒著炒飯吃。用吃飯的場景,一語道出兩個家庭的現況。犯人的家屬帶著不服輸的精神緊緊團結在一起,犯罪事件後遇到的種種困境反而讓一家人更團結的綁在一起,也為了這樣一個共同的家庭目標,遠山家把許多各自的小我收起來變成每個人心中的秘密。反觀受害者深見一家人,因為最小的妹妹被殺害的巨大事變,讓家的結構損毀,為了從巨大的悲傷中回復正常生活,只好各自在心裡築起高高的牆假裝遺忘這一場傷痛。

      當平靜的十五年歲月過去,過往傷口再度被翻開來血淋淋的討論時,食物往往在許多衝突場面上扮演著鎮靜情緒的功能。當遠山夫婦拜訪被殺害的亞季母親響子時,響子情緒難以平復的藉口「要煮些甚麼招待大家」的往廚房躲,最後與遠山洋貴四個人場面尷尬的吃了一頓午餐,最後還切了西瓜。把身為一個母親的情緒出口,用與她最親近的廚房區域體現出來。當犯人三崎文哉再度犯案後又突然現身離別十五年的家中時,遠山太太也以「做飯」為由想要撫平過於張力的氛圍,好像發生天大的事情,只要吃過飯後就沒事了。同樣的張力場景也用在最後,三崎文哉自首前與深見洋貴還有妹妹遠山雙葉最後一起吃的一頓飯。在舖陳了十集之後,犯人與被害人的哥哥終於面對面,兩人僵持著各自複雜的情緒到一間食堂吃飯,劇情的張力緊繃到讓人覺得都這種時候了還有甚麼心情吃飯,到這個場景完全體現了這齣戲「不論有甚麼重要的事情,等吃完飯再說。」的精神,等著蛋包飯上桌前的時間漫長到令人停止呼吸,而這一場晚餐前的對話也是整齣戲的最後扭轉點,洋貴的一長段獨白戲讓三崎文哉決定向這個社會自首。

      「不論有甚麼重要的事情,等吃完飯再說。」的精神也放入了遠山家的各自離別場景,當努力緊緊團結十五年的餐桌終於要決定要分散的前夕,大家一起吃著外賣便當,喝著最後一碗由遠山太太親手煮出來的味增湯,眼神充滿悲傷但嘴巴卻努力笑這說「好好喝喔!」是這齣戲最極致的悲傷吧。

文章標籤

Ameli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       

        從冰箱拿出醃漬的昆布跟核桃拌在一起,昆布是前些日子為了煮味噌高湯撈起來切成絲醃漬起來的。昆布的醃漬湯汁剛好可以拌麵,再灑上芝麻香氣十足。真是一道從煮味噌湯的食材延伸出來的一頓午餐呢!
        味噌是託朋友去日本玩的時候帶回來的。台灣超市裡賣的味噌,雖然包裝上寫滿日文,但其實是台灣自己生產的味噌,在質地與風味上完全不是真的味噌的味道。自從去京都百年味噌老店的「本田味增」買回來嚐過之後,就無法再接受台製的味噌了,即使無法再回味到老店的味噌滋味,也還是要是家常的日本味噌味。
      一直很喜歡日本人早上吃熱騰騰白飯跟味噌湯的早餐,感覺可以讓一整天心情都很好。其實一直很想煮這樣的早餐給我的日本愛人嚐嚐,可惜因為覺得「台灣人煮味噌湯給日本人喝一定不合胃口啊!」的自我心理障礙,因此在交往的期間一次也沒有實現這樣的心願,變成了一個小小的遺憾。
        

Ameli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1 23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