連著看了兩部以傳染病做題材的電影《抓狂酒吧》與《駭人怪物》。《駭人怪物》是2005年的片了,應該是取材自2002年的SARS疫情,而《抓狂酒吧》則是伊波拉病毒。兩部都以疫情作為媒介,以疑似感染者的視角,揭露政府欺瞞社會大眾的醜陋面向。

 
看完《駭人怪物》才發現原來韓國電影的縝密度早在2005年的時候就已經發展成如此,難怪後來能推出節奏精準的《屍速列車》。主角目標的劇情障礙阻力以及黑色幽默的手法,極接近好萊嗚模式。而男主角也在十幾年後出演了《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》。
《抓狂酒吧》開頭一鏡到底一路帶出了大部分的主要角色。前半段緊湊的對話與剪接,接著突如其來的槍響、衝突,會快得來不及讓你喘一口氣。推動劇情的主要阻礙是人與人之間的自私與懷疑,對比著結尾伊蓮娜奇裝異服走在人群裡,大部分人選擇視而不見的畫面。特別喜歡人物追逐戲時使用類似gopro的廣角畫面呈現人物獨白,這樣的角度意外營造一種詭異卻又滑稽的氛圍。
  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Amelie 的頭像
Amelie

活在電影裡的艾蜜莉

Ameli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