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ndefined     

        我從「儘管如此也要活下去」開始認識坂元裕二,便發現他常常讓許多的故事發生在餐桌上。也許當面對食物的時候,人會特別坦白與展現自我的個性。就像「四重奏」的故事開始於炸雞,最後也結束在炸雞上。開頭從只是因為炸雞要不要擠上檸檬的話題展開了論戰,引出了卷真紀對丈夫的回憶獨白。再來是晚餐一起吃燒肉丼飯的時候,開啟了別府君親密的女生朋友要結婚的話題,鋪陳出他喜歡真紀的心意告白。還有當小雀不願意去醫院面對過世的父親時,用上了如同之前「不論發生甚麼事都先吃飯再說」的劇情安排,坂元裕二常常把飯局安插在緊張的劇情點,讓「吃飯」成了劇情發展的轉折點。點完豬排飯之後小雀說出的內心掙扎,讓真紀理解了小雀的心情,加深了彼此的了解。

       當故事的重心移轉到家森身上時,一幕大家跟家森的兒子光太一起吃炸竹筴魚的時候,光太講出了「媽媽說,醬油跟醬料都吃才會受歡迎的」讓大家拍手的大道理,也一語道出了家森跟前妻個性天壤之別的關係,就這樣在餐桌上默默點明了家森的鮮明性格,從吃炸雞與竹莢魚的堅持展現了他某部分的固執個性。

       本劇的最大起伏應該在真紀的丈夫出現開始,劇情朝向明朗化的方向開展,當真紀與丈夫見面之後四重奏的關係陷入最大危機。面對著闊別兩年的丈夫,一頓兩人的關東煮晚餐,便細微的刻劃出彼此間的尷尬與互相的體諒。而坂元裕二常讓重修舊好的關係轉折在餐桌上完成,不論是真紀丈夫睽違兩年後回家吃的關東煮晚餐,或是真紀回到四重奏的大阪燒晚餐,皆是。

       四重奏團員們的關係隨著劇情的推演漸漸緊密,有一幕吃蕎麥麵午餐的場景,桌上僅有兩副碗筷,而大家彼此不在意對方用過的碗筷,隨意就坐下來吃起麵來的行為,凸顯出四人如同家人的輕鬆相處。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Amelie 的頭像
Amelie

活在電影裡的艾蜜莉

Ameli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