片中,當表演結束,大幕降下,表演者還維持在角色的身心狀態裡,卻是淚流滿面,那是被自己與大家這一場表演由內而外深深感動的眼淚。不是開心、不是難過,就只是那純粹的感動。

     林麗珍老師說那時年紀小的她覺得願意為了跳舞去做任何事情。這才是電影開頭的沒多久,就引得我眼淚落下。一輩子只要有一件事情,可以讓你為它做任何事就夠了。
      
行者。
     「把腳下的每一步都踩得像要紮根一樣」是舞團的基本概念,走得慢卻走得踏實,從內在到身體都可以尊循這樣的理念。而為了演出媽祖有關的創作,團員們也用雙腳跟著媽祖走完遶境的全程。老師也說「劇場不能找方便的路走,你要找方便的路走,那就不是劇場了。」
      行,是實踐,是踏實,是點滴的累積。
 
緩。
    整個片中就呈現出這樣的一個步調,並且也有一個作品的名稱叫做「緩」。緩慢的醞釀美好的作品跟自己,緩慢的觀察周遭的世界,緩慢的聽自己身體最真實的聲音。片中一條條老師蒐集的美麗百褶裙,也是一針一線緩慢的把製作者的生命縫進去的。緩慢的跟你身邊的東西相處,慢慢的你可以跟他對話。「劇場不能走方便的路,你要找方便的路走,那就不是劇場了」這句話也呈現出緩慢辛苦的點滴累積過程。
 
劇場。
「自己也是一個劇場,劇場可以小到一個細胞,大到一個宇宙。」如果對某些人來說宗教是一種信仰,那麼我覺得劇場也可以是一種信仰,一種必須相信自己相信伙伴的信仰,然後祂也有屬於祂的儀式存在。這個黑盒子是如此的神秘而有力量,而這股力量你只能自己感受。
 
專注。
「當你進到裡面專注,你就不會被外在干擾。」這句話在劇場用,更可以在生命用,你對你想做的事情專注,你就不會被干擾,才可以專心讓力量由內而外的出來。在電影裡我看到,當人專注到緊繃的極限時,你是會被自己感動的。
 
極限。
而我們必須不斷挑戰著自我的極限,你才會知道原來自己可以做到更上一層。把我們像線一樣拉到緊繃,就可以逼出很少的可能性,也許也是林麗珍老師講的「不方便的路」才是劇場,因為才有擠壓出精彩的可能性。
 
力量。
而那些可能性是要由內在的力量去支撐的,由內在給外在力量,再由身體帶著你,然後這個力量會傳給周遭。
 
 
專注、內在的力量、純粹,這些電影拍出舞蹈的內在,卻也是劇場給的筆記。一直在生命與劇場中更接近自己的內在。
 
 
    
 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Amelie 的頭像
Amelie

活在電影裡的艾蜜莉

Ameli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