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日期文章:201703 (2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undefined     

        我從「儘管如此也要活下去」開始認識坂元裕二,便發現他常常讓許多的故事發生在餐桌上。也許當面對食物的時候,人會特別坦白與展現自我的個性。就像「四重奏」的故事開始於炸雞,最後也結束在炸雞上。開頭從只是因為炸雞要不要擠上檸檬的話題展開了論戰,引出了卷真紀對丈夫的回憶獨白。再來是晚餐一起吃燒肉丼飯的時候,開啟了別府君親密的女生朋友要結婚的話題,鋪陳出他喜歡真紀的心意告白。還有當小雀不願意去醫院面對過世的父親時,用上了如同之前「不論發生甚麼事都先吃飯再說」的劇情安排,坂元裕二常常把飯局安插在緊張的劇情點,讓「吃飯」成了劇情發展的轉折點。點完豬排飯之後小雀說出的內心掙扎,讓真紀理解了小雀的心情,加深了彼此的了解。

       當故事的重心移轉到家森身上時,一幕大家跟家森的兒子光太一起吃炸竹筴魚的時候,光太講出了「媽媽說,醬油跟醬料都吃才會受歡迎的」讓大家拍手的大道理,也一語道出了家森跟前妻個性天壤之別的關係,就這樣在餐桌上默默點明了家森的鮮明性格,從吃炸雞與竹莢魚的堅持展現了他某部分的固執個性。

       本劇的最大起伏應該在真紀的丈夫出現開始,劇情朝向明朗化的方向開展,當真紀與丈夫見面之後四重奏的關係陷入最大危機。面對著闊別兩年的丈夫,一頓兩人的關東煮晚餐,便細微的刻劃出彼此間的尷尬與互相的體諒。而坂元裕二常讓重修舊好的關係轉折在餐桌上完成,不論是真紀丈夫睽違兩年後回家吃的關東煮晚餐,或是真紀回到四重奏的大阪燒晚餐,皆是。

文章標籤

Ameli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undefined

      片頭的殺害事件發生之後,是十五年之後遠山一家人一起吃午餐的場景,深見家卻只有父親跟兒子拉開好大的距離各自扒著炒飯吃。用吃飯的場景,一語道出兩個家庭的現況。犯人的家屬帶著不服輸的精神緊緊團結在一起,犯罪事件後遇到的種種困境反而讓一家人更團結的綁在一起,也為了這樣一個共同的家庭目標,遠山家把許多各自的小我收起來變成每個人心中的秘密。反觀受害者深見一家人,因為最小的妹妹被殺害的巨大事變,讓家的結構損毀,為了從巨大的悲傷中回復正常生活,只好各自在心裡築起高高的牆假裝遺忘這一場傷痛。

      當平靜的十五年歲月過去,過往傷口再度被翻開來血淋淋的討論時,食物往往在許多衝突場面上扮演著鎮靜情緒的功能。當遠山夫婦拜訪被殺害的亞季母親響子時,響子情緒難以平復的藉口「要煮些甚麼招待大家」的往廚房躲,最後與遠山洋貴四個人場面尷尬的吃了一頓午餐,最後還切了西瓜。把身為一個母親的情緒出口,用與她最親近的廚房區域體現出來。當犯人三崎文哉再度犯案後又突然現身離別十五年的家中時,遠山太太也以「做飯」為由想要撫平過於張力的氛圍,好像發生天大的事情,只要吃過飯後就沒事了。同樣的張力場景也用在最後,三崎文哉自首前與深見洋貴還有妹妹遠山雙葉最後一起吃的一頓飯。在舖陳了十集之後,犯人與被害人的哥哥終於面對面,兩人僵持著各自複雜的情緒到一間食堂吃飯,劇情的張力緊繃到讓人覺得都這種時候了還有甚麼心情吃飯,到這個場景完全體現了這齣戲「不論有甚麼重要的事情,等吃完飯再說。」的精神,等著蛋包飯上桌前的時間漫長到令人停止呼吸,而這一場晚餐前的對話也是整齣戲的最後扭轉點,洋貴的一長段獨白戲讓三崎文哉決定向這個社會自首。

      「不論有甚麼重要的事情,等吃完飯再說。」的精神也放入了遠山家的各自離別場景,當努力緊緊團結十五年的餐桌終於要決定要分散的前夕,大家一起吃著外賣便當,喝著最後一碗由遠山太太親手煮出來的味增湯,眼神充滿悲傷但嘴巴卻努力笑這說「好好喝喔!」是這齣戲最極致的悲傷吧。

文章標籤

Ameli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